正念的特質 — 感謝 Eva 提供

Posted: 2012 年 09 月 30 日 in 阿姜查系列

【正念的特質】
 

正念如鏡子般,分毫不差地如實映現當前事物。
 
正念是沒有批判的觀察。這是一種沒有評論的心靈能力,以這種能力,不帶責難、批判、也沒有任何驚訝地看待事物。它只是持衡地注意事物的天然原貌。正念沒有揀擇、評判,只是觀察。請注意,所謂的「不揀擇、亦不批判」,指的是行者以一種近似於科學家用顯微鏡來觀察物體那般的心態來觀照身心的體驗,不帶絲毫先入為主的預設立場,只以事物本然的樣貌來看待它們。也正是在這樣的如實察照中,行者才能體證無常、苦以及無我的真理。
 
按心理學的觀點,如果不接受當下發生的心態,不可能客觀地觀察當下發生甚麼。
 
碰到不舒服的時候更是如此。為了觀察恐懼,必須先接受恐懼的事實。不完全接受愁苦,便無法檢查它。其它暴燥、激動、失望......等不舒服的情感也是一樣。如果你忙於排斥,就無法完整地檢查。無論發生甚麼,正念只是「接納」。接受它是一種生活體驗,毫無自負、慚恥、也沒有自我因素---只是接受當下。
 
正念是一種不偏袒的「觀看(觀照)」。只是如實「覺知」而無疑。正念既不迷戀好的心理狀態,也不逃避壞的心態;不攀緣愉快的、也不逃避不愉快的。正念對所有的思想、感覺、經驗都一視同仁,沒有任何壓抑。
 
正念是不帶概念的「覺知」,sati 的另一種說法是「赤裸裸的注意」,但不是思考。
 
它不陷入思想或概念。它不沈溺於想法、意見、回憶,它只是「看」。正念記錄經驗,但並不比較它們,並不貼標籤或分類,它只是如同初次經歷發生的事,它是在開始思考前的了解過。(譯按:只運作了三量-比量、非量、現量-當中的現量)
 
正念是「覺知」當下,對當下發生的事如實觀察,它永遠存在於當下。如果你憶起了你二年級的老師,那是「回憶」。你「覺察」到自己正在回憶二年級的老師,那是正念。如果你「概念化」整個過程,然後對自己說「我正在回憶」,那就變成是「思考」了。
 
正念是無自我的覺醒,它跟「我」無關。正念使你明白現象只是現象,沒有甚麼叫「我」或「我的」。例如你左腳痛,通常意識會說「我痛」。而有正念的話,你只是視感覺為感覺,不會加上額外的「我」。正念阻止你在知道後又去增減任何東西。正念只是如實「覺察」,沒有扭曲。
 
正念是無關乎目的的覺知。一個安住於正念中的行者,能以不忮不求的態度來看待事情的結果。對於凡事的變遷,不會汲汲營營地強求。行者經由觀照的心靈,如實體驗每個當下的實相。沒有未達成的目標。只有如實的觀察。
 
正念是「覺知當下變化」,它觀察經驗的流程與事物的變化,它看見所有現象的產成、住、壞、空;生、住、異、滅的過程。正念是時時刻刻不間斷的觀察事物,它觀察現前於心境上,不論生理、心理或感情上的變化。就好像端坐看戲一樣。正念就是觀察每個現象當下瞬逝的本質。視其生、視其滅。看它帶給我們甚麼感覺,我們如何回應;看它如何影響他人。對一意修持正念的行者來說,惟一工作,就是不帶任成見地持續直觀內在宇宙的表演。注意!是內在的宇宙。禪修者開展正念不是為了關心外在世界,而是為了研究自身內證的經驗、思想、感覺和認知。禪修就是要把自己當作實驗室。內在宇宙包涵了足以回應外在世界的龐大資訊。檢視這些資訊可以導向全然的自由。
 
正念是參與性的「觀察」,禪修者同時既是參與者也是觀察者。他觀察自己的感情與動作,而同時去感受它們。正念並非思考的覺知,它只是知道,就如同鏡子物來則應般地反射。正念是客觀的,但不是冷漠或無感情。正念是清醒地體驗生活,是生命過程中覺醒的參與者。
 
正念很難藉文字來定義它,這不是因為它複雜,而是由於它過於單純而無隱。這類問題亦常存在於我們的經驗中,往往最基本的的概念最難澄清。我們可以在英文字典中看到一個典型的例子:長的字通常具有明確的定義,而某些很短的字卻需整頁的說明。在物理學上,最難以解釋的就是最基本的、處理最基礎本質的量子力學。正念之難以用文字描述,即使你用文字說明一整天也無法解釋清楚。我們無法將之完整地描述,但我們可以解釋它的作用。

阿姜 查
對事物本然的瞭解,使苦不再生起

你們每一個人都曾受苦過嗎?……你們有過快樂嗎?……這就是真理所在,這就是你必須修習佛法的地方。

快樂的是誰?是心在快樂;受苦的是誰?是心在受苦。不管這些事情從哪裡生起,那兒就是它們息滅的地方。你曾經驗過快樂嗎?你曾經驗過痛苦嗎?為什麼會這樣呢?這些事情的原因到底是什麼?這就是我們的問題。

如果我們知道苦、苦的原因、苦的止息,以及導向苦息的方法,我們便能解決問題了。

苦有兩種:一般的苦和特別的苦。一般的苦,是天生自然的因緣和合的苦:站是苦,坐是苦,臥也是苦。這是存在於一切因緣和合現象裡的天生的苦。甚至是佛陀也經歷過這些事情,他經歷過舒適和痛苦,但是他將它們理會成自然下的因緣條件。透過對它們真實本性的瞭解,他知道如何去克服這些一般的、舒適和痛苦的自然感受;因為他瞭解這種「自然的苦」,所以那些感受並沒有煩擾到他。
重要的苦是第二種—從外面蔓延進來的苦,也就是「特別的苦」。如果我們生病,我們可能會請醫生打針;當針刺入皮膚時,會有某種只是屬於自然的痛楚出現,但當針一拔出時,痛便消失了。這就像是一般的痛苦,沒什麼問題,每個人都能經驗到。而特別的苦,是從我們所謂的 upadana —— 執著到事物上面所生起來的苦。這種苦就好像打了注滿毒藥的一針,這就不再是一般的一種苦,而是一種到死才會結束的苦。這類似於從緊執中生起的苦。
不正見—不瞭解一切因緣和合事物的無常性,是另一種問題。因緣和合的事物是在 samsara(無明世間)的領域。不希望事物變遷—如果我們這樣子的想的話,我們必定受苦。

如果我們認為這身體是我們自己的或屬於我們的話,當我們看到它變化時,我們會非常恐懼。想想這呼吸:一旦它吸入,就必須呼出;呼出後,就必須再吸入。這是它的天性,我們就是這樣營生的。如果我們只是呼出或只是吸進,我們便無法生存下去。事情不能以那種方式運作的。因緣和合就是如此,我們卻不能明瞭。
假設我們掉了東西,如果我們認為那件東西真的是我們的話,我們會懊惱不已;如果我們不能當它是一件因緣和合的事物,會隨著自然法則發生的話,我們就會經驗到苦。可是,如果你只呼出而不吸進,或者只吸進而不呼出,你還能活嗎?因緣和合的事物,必須如此地自然改變。看到這點,就是見法、見無常和變遷。我們依靠這個變遷而生存。當我們知道事物的本來面目時,我們便能夠將它們放下了。

法的修行是去開展對事物本然的瞭解,使苦不再生起。

如果我們思想錯誤,就會與這世界起衝突,與佛法、與真理起衝突。假設你生病而必須住院,絕大部份的人都會想:「請不要讓我死,我希望能好起來。」這是錯誤的想法,它將導致痛苦。你必須自己這麼想:「如果我會好我就會好起來,如果我會死我就會死。」這才是正確的想法,因為,畢竟你不能控制整個因緣條件。

如果你這樣想,不管你死或痊癒,都不會走錯;你無須擔憂。不計代價的想要復元以及害怕將要死的想法,這就是一顆不瞭解因緣條件的心。你應該想:「如果我會好起來,那很好;如果我不能好起來,那也無妨。」這樣,我們就不會走錯路;我們無須害怕或哭泣,因為我們已經自我瞭解事物本來的樣子了。

Namo Tassa Bhagavato Arahato Sammasambuddhassa.
禮敬 世尊 阿羅漢 正等正覺

保持覺醒 — 感謝Eva提供

Posted: 2012 年 08 月 06 日 in 法的分享

佛陀告訴我們 :

如果我們能經常讓自己覺醒

那麼我們的正念就會像不間斷的流水一樣,

但是如果我們的心徘徊不定

那麼我們的正念就僅僅會像那水滴一般了。

醒悟並不表示對世間的憎惡,而是心的清清楚楚

瞭解到事實是無可挽救的,世間本來就是如此的。

明白了這一點,我們就會放下執著

以一種既不是快樂也不是悲哀的心放下

透過智慧觀察,瞭解到諸行的自然改變,而住於寧靜中

 

 


阿姜 念
 

 對四念處而言,最重要的是當下具足正念─正知。只有保持在當下才能斷除貪瞋。當一個所緣出現時,修行者必須觀照這個所緣,直到他瞭解這個所緣的實相(自然的真實狀態)。這個所緣不是色法就是心法。那麼他就可以體會到身心是無常、苦、無我的——非「我」、非自我

修行者要記住這些重點:

 

1) 修四念處和到達涅槃之道,是根據佛陀的教導。而修行者修行的成效取決於對四念處修法自然的性向和天賦前生修持的助緣耐心毅力獻身於滅苦工作的程度

2) 修四念處是心的工作,心一直作用於觀照坐的色身、站的色身等等,以改變是你在坐、站和走的邪見——因而斷除無明煩惱。斷除煩惱的方法是做正確的修行——而非只是思考或推理如果你作正確的修行,就有正確的結果和智慧;正確的智慧生起的時候,你就可以體會到身心的三法印(無常、苦、無我)。所緣(身和心)是非常重要的;正確地觀照所緣,將引發三心(精進、正念和正知)(1)而照見身心的實相是非你、非自我、無常和苦——在此之後你將體會到身心的過患和危險,而應捨棄,亦即應該體證智慧而斷除生死輪回(1:三心=明覺=覺照=精進、正念、正知。)

3) 修行者應保持覺察力,以便知道三心是否偏離了當下。這能使他一再地回到當下。心的性質是變化多端的:有時是妄想心、有時是淫欲心、有時疑法的心、有時昏沈、有時煩躁、有時覺照力(明覺)弱。修行者必須設法常常保持在當下觀照身心,而且當他偏離當下時,不要煩躁——因為心是無法控制的(無我的)。修行者的任務是一直設法保持在當下——而實相(修慧當下)即會跟著顯現,這是需要毅力的

4) 如果你只用思考(默念)的方式去瞭解無常、苦、無我是不可能斷除煩惱的。因為你不是以實相般若體會真理。體會真理是在每一刻(當下)見到身心的三法印生起——這種真理(實相)源自于修行,可以由你自己證得的,而不是研究教理或聽經聞法所能實證的。

5) 另一個可能發生的問題是,修行者修錯了而自己不知道,例如,他走的時候只注意到腳步而不是注意整個走路的色身,他應該找善知識更正,直到他瞭解正確的理論(修法)為止。

6) 滅除煩惱和止息苦痛的正確方法是修四念處,四念處是三十七道品的第一階——而最後要體證四聖諦,這可導致對身心(或五蘊)完全無執——必須經由四道來完成:入流道、一來道、不還道和阿羅漢道。

7) 修四念處要有平衡的信和慧配合,如果你的信超過慧,你就無法判斷修得對或錯。如果你的慧超過信,會變成「過慢」而使你無法達到涅槃和止息苦痛。

8) 對四念處修行有興趣的人(或即使是修奢摩他的人)必須瞭解修行的原則正確的修法。如果一個人要實踐真正的佛法,必須以信和慧來完成——即如前所述的十六階智。如果修法錯誤將難以改變修行者的邪見,就像大象陷入泥沼,一旦陷入了就非常難以自拔

來吧!現在我勸告你們:諸因緣法虛幻變易,但自精勤,取證道果(佛陀最後遺言,長部尼柯耶)

單純的覺知 –感謝Eva 提供

Posted: 2012 年 07 月 31 日 in 法的分享

 

單純的覺知 
 
 

  不管你體驗到什麼,只要對它有覺知。你不必模擬它。原始的心是無相的。它是對一切的覺知。但是一旦與內在,外在的事物作了接觸,它們就使念住出一段空檔,使我們放開覺知、忘記覺知本身、而呈現出隨後而來的事物的所有特徵。

  接著,我們隨之相應地動起來—變得快樂、悲傷等等。之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們拿著俗定真理,緊抓不放。如果我們不想受它們的影響,必須一直守著原始覺知。這需要有強大的念住。 

    阿姜 放 的一位弟子感到世界待自己不公平,於是去見他,希望尋求慰藉。他告訴她:「有什麼可以感到不公平的? 你是那個被沖擊你的事件影響到的人,就是這麼回事。想一想發生的事,你會看見,心是一件分開的東西

各種事件來來去去,為什麼受它們的影響? 使你的心只守著那個單純的覺知,這些事物來就來,不久它們會離去,因此為什麼跟著它們?」

    到底有什麼真正是你的? 死時,這些東西一樣也帶不走,為什麼浪費時間想要任何東西 沒有什麼是你必須想要的。使你的心靜止。使它合一。沒有必要關心自己或別人的成就。只要保持覺知,就足夠了。

    無論什麼擊中你,只讓它走到『覺知』這一步。不要讓它一直進入心。

    你需要的,只是使你那個單純的覺知保持堅實、有力,那樣就沒有什麼能夠壓倒你。

    隨時守著你的覺知本身—除了睡覺時。一醒過來,立即住於覺知,要不了多久,明辨就會昇起。

    一位跟 阿姜 放 習禪的婦女,修到後來,覺得自己變成了兩個人 : 一個在行動、一個在觀看。無論坐禪與否,她都有這個感覺—以至於根本不想坐禪了,因為她覺得坐與不坐沒有什麼區別。她向 阿姜 放 請教這件事,阿姜 放 告訴她 :“如果你不想坐禪,就不必坐了。只要隨時保持這個‘觀察者’的感覺就行。閉眼而坐,只是外在的俗定。只要繼續觀察。當心與身這樣分開時,身是不能夠對心施壓的。如果身能夠對心施加壓力,那麼心就必得受身體發生之事的影響


痛苦的經驗無法傷害我們
AJAHN MUNINDO


大部分的人,並不會像未覺悟的佛陀一樣,去嘗試極端的苦行;不過,當我們讓自己落入沮喪或是氣憤的時候,跟行苦行是極為相像的

我碰過很多沈溺在憤怒之中很多年的人──要看清他們的憤恨是很痛苦的。這些人也許會說,他們也想放下憤怒,可是很明顯地,他們已經對憤怒習以為常。這些人覺得,把不快樂或憤怒當作「自我」,可以給自己一種安全的意識──從中至少可以找到一點熟悉的安全感。

如果害怕讓我們產生認同的意識,我們甚至還能對害怕的感覺成癮。不知道有別的方法,可以讓我們建立安全的感覺時,我們是沒有辦法放下的。

沒有敏銳的覺知,當快樂的經驗來時,我們就會把快樂的感覺當作自我。我們很輕易地就對自己的感覺成癮。就算是一種不好的感覺,也會讓自己覺得好像還活著。沒有任何的感覺會顯得非常嚇人。

未覺悟的佛陀,探究自己與感覺的關係,最後發現,沈溺在痛苦的感覺中找快樂,跟他多年來,沈溺在愉悅的感覺中找快樂的結果一樣  ─ ─ ─  不快樂。

他瞭解到,這也不是解脫的道路。他發現了,在「認同快樂是自己」和「認同痛苦是自己」之間的中道,取代了自己過去對待感覺的方法, 中道包含覺知的能力, 佛陀稱為之為「正念覺知」( RightMindfulness)──  氣定神閒地(帶著念覺知)關注經驗的全貌,也就是說他坦然地探究各種經驗,心理的、生理的、情感的、微細的、粗糙的,任何的經驗。

佛陀勉勵我們要培育念覺知,走在中道,這麼一來,我們就不致於誤解事情。當快樂來時,「了知」──「這是快樂」也一起出現;我們就不會迷失於快樂之中。當痛苦和不幸(或失望和挫敗感,或者害怕或焦慮出現時),我們感覺它,但是並不認同它(就是自我)

以我們目前的狀況,可能還會希望從痛苦的實相中「逃脫」──我們的感覺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痛苦、我們不喜歡痛苦、我們不要痛苦、我們不應該遭受痛苦──然而佛陀教導我們,為了自己長期的身心自在,要用慈悲心去體驗痛苦的實相

痛苦的經驗是無法傷害我們的。

 

  

 《精神食糧》物質快樂與精神快樂 

佛使比丘 Ajahn Buddhadasa
 

1 所謂聽覺、嗅覺、味覺、觸覺,這些外在感官的滿足是來自世俗、物質的食糧;而最高的喜悅,則是來自不受物欲干擾的寧靜心靈,它是由法食所滿足的。


2 不論以世俗的角度或「法」的角度來看,生命的目的在於達到文明最高的境界,因此,生命必須汲取世俗的和「法」的兩方面的食糧,如果僅有其一,那麼生命是不完整的。


3 物質的快樂不難獲取,精神上的快樂卻是不易得到;物質的快樂容易感受和察覺,而精神上的快樂卻難以捉摸。然而,只有少數人接受這個事實,因為他們認為只要獲得物質上的快樂,心靈也必然會感到快樂,而且,他們篤信世界上除了物質快樂之外,並無其他的快樂存在。


4 物質或世俗的快樂必須不斷地「吃」、「喝」才能維持,但只有為了停止飢餓之苦時,才是真正需要去吃、喝的;相反地,精神上的或「法」的快樂不需要靠吃、喝就可以獲得。


5 崇尚物質及世俗快樂的人認為「心靈屬於肉體」;而崇尚「法」的精神的快樂者,認為「肉體屬於心靈」;前者僅知半個世界,而後者則認識了整個宇宙。


6 追求物質快樂的人,必須不斷應付他的欲望,直到滿足為止;而追求精神快樂的人,則可以用控制感官來超越飢渴,直到感官欲望消失與平穩下來


7 前者為了因應飢餓的需要而汲汲營求事物,並且把它當作是一種快樂後者則以減少、降低飢餓的需要;前者以為愈能滿足欲望愈好,後者則認為愈是超越欲望愈好。


8 凡是沈溺於物質快樂的人,會樂於不經思索便屈服於欲望中,他們會呼朋引伴,只為尋找這樣的快樂,因為除此之外,他們不知道有什麼是更美好的。


9 只尋求滿足欲望的人,即使是應合了他的欲望,心靈依然無法感到滿足,他們仍需要可望而不可及之新奇事物的刺激,他們所體驗到的不過是吃時的短暫快樂,以及從飢餓之苦中得來的一時解脫


10 陷在物質快樂中的妄想者,經常抱怨業障太重或運氣不佳。當他生病時—— 這原本是身體上偶爾會出現的情況,他們卻要說成是無與倫比的霉運;當追求那遙不可及的好運遇到挫折時,他們就歸咎於世上毫無公理,只有殘酷的命運。


11 凡是被物質蒙蔽心靈的人,終究會向劣根性屈服,而且與世界為敵,他們心中充滿著一種自認為難以超越的永恆業力,他們所能做的,只是忍受折磨及咀咒惡運。


12  即使那些崇尚物質享受及喜好享樂的人,自欺地以為這種快樂時髦的、實在的,上天也非常清楚他們是在欺騙自己,打妄想而已。